您的位置:首页  »  小说  »  少年阿宾 第34章 成长
少年阿宾 第34章 成长
创作完成日:1999.01.19(台湾)   钰慧搭早上的班机,回到风雨霏霏的台北。钰慧本来想要搭火车或野鸡游览车,可是阿宾的妈妈说飞机比较快,她等不及要快点见到钰慧。阿宾像往常一样的来钰慧,而且连阿宾的妈妈也来了,远远的在关口就向钰慧招手,钰慧奔上前去,亲热的叫着:「妈!」   妈妈抚着钰慧的手,很高兴地跟她嘘寒问暖,她们也不回家,开着妈妈的TOYOTACAMARY先一同到东区去逛百货公司,妈妈不停地替钰慧选买着衣服、饰件和化品,阿宾和钰慧老是说够了,但是她还是固执的一项一项交给柜檯小姐包装结帐,她说这是补给钰慧的新年礼物。   好不容易妈妈觉得满意了,才大包小包的由阿宾搬上后厢,开往家里回去。   一进了家门,外面天气冷,家里空调却开得暖洋洋的,钰慧发觉原来有其他人在,阿宾介绍着这是姑姑、姑丈和表妹孟卉,钰慧一一叫了人。   姑姑正在忙着作午饭,马上放下手边的事情跑过来,揽着钰慧的肩膀上下打量个不停,笑着说:「果然是个标緻的大美人,怪不得嫂嫂一天到晚挂在嘴上。」   「那当然!」阿宾的妈妈说。   钰慧红了脸,不晓得要说什么,只能轻轻的傻笑着。妈妈要阿宾把买回来的东西拿到房间里去,阿宾答应着,和钰慧分别拎了几袋,往房间里提,孟卉蹦蹦跳跳,跟着他们一同去了。   进了阿宾房间,她们把纸袋都堆到床上,孟卉抽出了其中一件上衣,拿到身上比划着,说:「好可爱!」   钰慧见她喜欢,便说:「那你穿穿看。」   「真的?」孟慧很高兴,说:「我试试看,……哥哥出去!」   就这样,阿宾被赶出自己房间,她们关上门,在里面嘻嘻哈哈的换起了新衣。阿宾只好回到客厅,妈妈和姑姑已经都到厨房里忙去了,他便陪着姑丈看电视。   在房里,钰慧和梦卉在试着衣服,当她们都脱去外衣,仅剩贴身的内衣裤时,梦卉看着她丰盈的曲线说:「哇!姐姐身材好好哦!」   钰慧说:「小卉也不错啊!」   孟卉这一年来长高不少,胸涨腰细臀翘,小女人的模样儿已经很具体了,在学校里是不少男生追求的对象,但她还是低头看着自己的胸脯说:「是吗?」   钰慧将她搂过来,她只比钰慧矮半个头。   「你看,我们不是差不多吗?」钰慧说。   她们四颗乳房靠在一起,圆圆的胸罩顶端彼此轻触着,虽然钰慧的胸围确是大了一点点,老实说还不容易比较出来,而且乳肉同样的肥嫩浑圆,形状一般的坚挺结实,钰慧笑着说:「对不对?」   孟卉红了脸,笑笑地点点头。   孟卉还在发育中,穿的是没有钢丝的软杯内衣,钰慧用手掌在她肉堆底下托了托,说:「好饱满啊!你以后会不得了!」   孟卉的脸更红了。钰慧坐到阿宾床上,从新衣中找出一个小袋子,那是今天刚买的一套内衣,钰慧取出来,美美的粉红色棉料,胸罩有蝴蝶翼的肩带,薄薄的杯布摺着可爱的景边,内裤小巧流线,新潮的高腰剪裁,重要的地方只有一点点宽度,孟卉羡慕的说:「好漂亮!」   钰慧拉她过来,说:「来,你穿一定很好看。」   孟卉站近床边,知道钰慧要把新内衣给她,兴奋的不得了,她的内衣都是妈妈替她买的,尽量都挑普通而舒服的型式,但是成长中的小女孩总是想试试成熟一些的味道,不过却不敢跟妈妈说。她接下内衣,拿在手上喜孜孜地翻看,钰慧已经在帮她打开原先穿着的白色胸罩。   背扣一解掉,这件内衣好像是已经嫌小了点,立刻弹缩起来,孟卉感到玉乳裸露,双手自然反射地揽胸,仓促之间,那粉红幼小的乳头仍然在肘弯上面探头出来,娇艳欲滴的样子楚楚动人。   「怕什么羞,再过来一些儿,姐姐瞧瞧。」钰慧笑着说。   孟卉仍然抱着胸,钰慧将她轻轻的拉开,孟卉不再坚持,怯怯的赧笑着让钰慧看着她的乳房。   孟卉的双峰以美妙的丰满形态,颤巍巍挺在胸前,乳晕拱着乳尖,圆小而可爱,同时向上吊翘起表示它青春的骄傲。钰慧惊奇地看着她,配上纤幼的蛮腰,扎实的校屁股,简直活脱是自己的翻版,她忍不住也将自己的胸罩脱下,搂过孟卉一起站在穿衣镜前面,果然镜中是一大一小两个性感美人,孟卉证实了自己和钰慧同样美丽,当然十分雀跃,高高兴兴的穿上那件新胸罩,一下子立刻成熟动人不少,钰慧帮她整理着罩杯的位置,说:「这是有集中效果的,现在嫌鬆了一点,不过你还会长大,平时穿轻鬆有弹性的是对的。」   孟卉往镜中瞧去,那一对肉球被罩杯挤迫着往前往中间高高隆起,衬出圆滑的上半边乳房,钰慧在她耳边说:「穿上白衬衫,少扣一颗钮扣,会迷死男人。」   「我……我不敢!」孟卉说。   「没叫你穿出去招摇啊,」钰慧吃吃的笑着:「和男朋友约会的时候,偶而穿一次,保险让他晕个够。对了,你有要好的男朋友吗?」   「有一个男同学……不知道算不算?」孟卉说,当然不能跟钰慧说其实跟表哥最要好。   「不知道算不算?」钰慧重複她模糊的答案,她牵着孟卉的小手坐到床缘:「说给姐姐听听看。」   孟卉支吾其词,扭捏了半天才说出这个男孩的故事。   小毅是孟卉的同学,他们坐在教室最里面靠窗的同一排,小毅坐在孟卉前面,平时他们都会胡乱开玩笑,有一次午睡,孟卉趴在课桌上,左手无聊的伸在他的背上写字,每写一个字,他就小声的向后面对孟卉说出答案,不管对不对,俩人不免窃窃地语笑一番,玩得非常开心。   第二天,坐孟卉后面的一个女生请假,小毅故意坐到那个空位,午睡的时候,他依样画葫芦,也在孟卉背上写着字,孟卉才知道,被男生在身体上用手指划来划去,是又酸又麻的奇怪感觉,她不停的暗打着寒噤,精神半点都不能集中,几乎是一个字也猜不着。   说到这里,钰慧插嘴问:「那你当时作什么反应?」   「我……我……」孟卉脸红起来,低头说:「我闭着眼睛……」   「然后呢?」钰慧还问。   孟卉摇摇头,钰慧再逼问她,她声如细蚊,说:「湿湿的……」   钰慧爱怜的将她搂在怀里,这小孟卉,不只体态和她相似,连敏感度也和她一模一样,将来有她好受的。   小毅慢慢的写着,孟卉老是猜不到,其实她根本也没有在猜,到后来小毅写了一排英文字,孟卉突然脑海清明,认出来了,她回头对小毅说:「ILoveYou!」   「Metoo.」小毅说。   孟卉当然知道上当了,满脸发烫,埋首回到课桌上,任由小毅再怎么写字都不理他,小毅写来写去得不到她的反应,有点失望,想向她解释解释,侧起掌心伸手拍拍她的腰,她不为所动,他又拍拍她的腋下,她忍住笑还是不理,小毅福至心灵,用手指在她腋乳交接的地方搔起来,她果然吃吃的耸肩暗笑不止,小毅就再搔重一些,再往前一些,手上却是不一样的感觉,他好奇的反手一摸,马上知道已经侵犯到孟卉的身体了。   他的手停在那里,想要装作若无其事的搔下去,又想要应该要缩回来,一时之间不知如何是好,孟卉仍然趴在桌上,也不知道是生气了没有?手上摸着软软的肉,实在太棒了,他的脑子还没作成决定,那左手手掌却宣布脱离中央政府指挥,自主的在孟卉乳房上缓慢的按动起来。   他这时其实只是摸在孟卉的侧面,孟卉并没有任何拒绝的表示,他按了一会儿,手指屈伸不定,想再往前进佔一些,但是手就只有这么长,他辛苦的挣扎着。   「后来他摸到了吗?」钰慧听得入戏极了,忍不住问。   「后来……后来……」孟卉把脸躲在钰慧的肩膀上:「我把身体向左边让了一下……」   钰慧心想:「没用的小妮子……」   孟卉其实被小毅摸得十分舒服,看他手指抓得那么着急,就轻侧了身,让他顺利的握住了整只乳房。小毅再笨也懂得孟卉并没有生气,便温柔的捏来弄去,同学们都在午休,没有人发觉这香艳的情事,小毅就这样快乐地摸到午睡结束。   后来,小毅和孟卉经常会在下课后,等同学都回家了,留在教室里谈心,拉拉小手,亲亲嘴。在午睡时,小毅也常常提议孟卉换位置,孟卉多半都肯答应,羞着享受小毅的特别服务。   寒假前几天的午休,小毅除了如往常的抚摸之外,还藉着孟卉外套的遮掩,大胆地解开孟卉的上衣中间那颗扣子,伸进食指和中指,去玩弄孟卉的乳头。   「会舒服吗?」钰慧问。   「不知道!」孟卉拒答,那就是说很舒服。   钰慧撩抚着孟卉的鬓髮,问说:「那寒假你想不想他?」   孟卉点点头,钰慧又问:「那怎么办?」   孟卉突然脸更红的像苹果一般,嚅嚅咀咀半天,钰慧知道其中必有怪异,就反覆一直问,如果是阿宾大概就已经猜出她怎么办,钰慧现下自然不知,孟卉被她逼问得紧,反正这么多不敢跟妈妈说的事都说给钰慧听了,就乾脆全部坦白,她两手手指不停的互相勾来扯去,说:「我……我想他……然后……我……自己摸自己……」   钰慧哑然失笑,她从来没试过自慰,不免好奇的侧头去看孟卉,孟卉知道钰慧在羞她,便不依的在钰慧身上扭着,钰慧哈哈笑起,孟卉便反问她说:「姐姐在南部难道不会想我表哥吗?」   钰慧承认说:「会啊!」   「那……那你……你就不会……不会……」她吞吞吐吐的问着。   「不会啊,真的不会。」钰慧说:「不然你教我。」   「你……你又笑我。」孟卉呶起嘴。   「不敢!不敢!」钰慧说:「我说真的。」   「真的?」孟卉很怀疑。   钰慧端正跪坐在床上,深深一鞠躬:「小卉老师在上,请受学生一拜。」   孟卉反而彆扭起来,这事……这事怎么教呢?   钰慧并肩盘坐到孟卉左侧,她本来就袒裸着胸,这时吸气一挺,问说:「从哪里开始?」   孟卉见她真的要学,好哇,谁怕谁,豁出去了,心想:「来吧!」,便将新胸罩脱了,双手捂着乳房,告诉钰慧说:「起先都是这样,先在奶奶的周围揉一揉。」   说着便轻轻缓缓地压磨起来,钰慧有样学样,也揉起自己的趐胸。孟卉的确是很有经验,抚弄的动作纯熟而富有节奏,没多久就瞇着眼,红着颊,显然已经开始产生反应。钰慧就不行了,荒腔走板,一点感觉也没有,她束手无策,便向孟卉求教。   孟卉的鼻息略略有些粗重,她建议说:「你……你就心里想着表哥嘛……想表哥跟你亲热……」   钰慧心想言之有理,便试试看,不过摸了半晌,还是无动于衷。   说也奇怪,钰慧明明十分容易动情,阿宾稍微给她挑逗,她用不了多久便无法收拾,春情蕩漾,对文强也是,连其他男人,甚至那次淑华摸她都一样,才几下就能令她人仰马翻,骚浪不堪,但是偏偏对自己的疼爱没有感觉。再看看孟卉已经开始撑不住了,腰桿儿逐渐软下,散散的仰躺在床上,两只小腿却反勾着被压在大腿下面,那小阴阜当然因此而贲起如丘,大腿也难以靠拢,钰慧看见她白色蓝点的三角裤底,有一些潮湿的渍迹。   钰慧既然徒劳无功,想来是缺乏天份,不学也罢。孟卉正开始有好的成绩,便再坐靠近她一点儿去观看,孟卉正好托出乳尖用拇指食指在捏着,钰慧顽皮,用手心去在她左边被夹出的奶头上磨着,孟卉怎能忍受,「嗯……嗯……」的小声浪叫着。   钰慧觉得她的乳尖在手心底下软中带硬,弄得手掌也痒痒的,不如将孟卉的小手移开,替她整只都按摩揉搓,果然孟卉更快乐了,她媚眼惺忪,水汪汪迷濛蒙的直勾着钰慧,嘴里叫着:「姐姐……」,钰慧都被她瞧得怦然心动,她想:「乖乖,这孟卉再过几年非迷死男人不可。」   她低头凑到孟卉脸旁,想起和男人亲热时最渴望对方做的事情,便在孟卉耳边说:「小卉,你真美……」   孟卉当场呻吟起来,钰慧又在她的耳垂上亲个不停,还伸舌进去孟卉的耳朵,完全把男人用来对付她的方法泡製在孟卉身上,孟卉更是叫个不停。   「哦……哦……好姐姐……好奇怪……啊……好舒服……啊……慧姐……你真好……哦……好温柔……好美啊……啊……小卉……真快乐……啊……」   钰慧的手在孟卉的两团肉球上游动拈拨,不禁奇怪孟卉自己的手哪里去了,她移眼一看,原来孟卉不知道什么时候早就自己双手捂着私处,手指在那里蠢蠢而动了。   钰慧直起身来,好心的要帮她脱掉内裤,孟卉害羞的拉扯了一阵,终究是让钰慧脱去。孟卉原先稀疏的草地,已经变得丰饶绒绒,浅浅的一层褐褐的细毛,散布着幼幼的水珠。钰慧知她怕羞,先不理她,转头先去吃孟卉的乳头,然后偷偷用眼角观察她手上的活动。   「喔……姐……你真会弄我……呜……呜……」孟卉一边泣诉着,同时两手在私处不停的骚动,下身也一波波的向上轻抛,哪里还有女孩的端庄样。   钰慧纤手从她的肚脐处向下滑行,越过圆巧的小腹,扫过短柔的阴毛,钻进孟卉的掌底,触到她一颗软软突突的小肉芽,就停在那里,并且恶意的绕着按圈,孟卉如坐针毡,浑身直抖,小嘴胡言乱语,已不搞不清东南西北。   「姐姐啊……会死啦……小卉……小卉会……会死掉……啊……啊……好快乐啊……哦……哦……」   孟卉花枝乱颤,但是双手还是交错掩住小阴户,钰慧在替她揉着要命的那一点,她自己则不断的抚摸阴唇和穴儿口,那骚水源源不断,洒得她双手满是汤汁。   「姐姐……救我……我会……啊……啊……完蛋……啊……救救我……啊……啊……飞起来了……啊……」   钰慧不知道要怎么救她,只好再加一指,捏住她的阴蒂,轻快的捻动,孟卉的屁股因此激动的向上弓起,剧烈的抽着。   「姐姐……啊……姐姐……小卉……小卉死了……啊……我完了……啊……啊……姐啊……啊……」   孟卉越挺越高,钰慧难以置信的看见一小股一小股的浪水,从孟卉的股间喷出,洒在床上地板上,她怀疑地想:「难道我高潮也是这样的吗?」   孟卉的叫声嘎然而止,身体侧倒在床上大口的喘着气,钰慧的手自然脱离她的身体,抚到她的屁股上,温柔的摸上摸下。   「姐姐骗人,」孟卉无力的说:「你根本没有在学……」   「有什么关係?」钰慧说:「改天你再教我。」   「才不要!」孟卉说。   俩人亲热嬉闹不已,将内衣裤穿回身上。孟卉又向钰慧倾诉了一些少女的心事,钰慧尽量想办法给她满意的指导。   「如果,」孟卉问:「如果他要跟我亲热,我怎么办?」   「你不愿意给他?」钰慧问。孟卉迟疑着。   「是了,你还可以再等长大一些,那么……,」钰慧说:「你可以用其他的方法代替啊!」   「代替?」   「是啊!」钰慧说:「用手,用小嘴儿……」   孟卉记起上次替阿宾含鸡巴的事,她摇摇头说:「我……我不会,姐姐教我。」   教?这会儿换成钰慧头痛了,怎么教?   「叩叩!」有人敲门。   「钰慧,小卉。」是阿宾的声音。   有了!钰慧拉着孟卉的手,小声说:「别出声,姐姐教你。」   她要孟卉赶快穿件上衣,然后牵着孟卉让她躲进落地窗帘后面,拉了拉那绒布角掩护妥当,才跑去打开一条门缝,门外只有阿宾一个,就开门放他进来。   「孟卉呢?……哇!」阿宾见她只穿内衣裤,不免睁大了眼珠子。   「孟卉出去了,你没瞧见吗?」钰慧撒谎。   阿宾摇摇头,不过他是根本没在听钰慧说什么,一把就将她抱进怀里,共同跌摔在床上,他迫不及待的吻上她的唇,怪手在她身上四处乱摸。   「这没好样的死鬼!」钰慧心里骂,她可是要来作示範教学的,不能这样让阿宾缠住,否则如何进行下一步?   「别这样嘛!好哥哥!」她靠在阿宾耳边,娇娇地细声说,阿宾骨头差点儿没全趐掉:「等会儿就要吃饭了,别弄乱我,会被人笑的。」   「不行,我忍不住!」阿宾蛮横的说。   「那……」钰慧故作沉吟,提议说:「我用手帮你摸摸。」   「不行,那不够!」阿宾讨价还价:「至少也得用嘴!」   「好吧!」钰慧无奈的说:「谁教你是我的亲亲哥哥呢?」   这温言软语,阿宾一根鸡巴早翘得半天高,又硬又酸,他连忙脱去长裤,内裤头一扯,大鸡巴顶天立地,迎风孤峙着。钰慧侧撑着头,一手轻轻的挽住肉桿子,试套了两下,那鸡巴不免再直楞愣的多抖了抖,钰慧便开始一上一下的捋动起来。   「舔我舔我,你说舔我的。」阿宾催她。   钰慧却慢条斯理的,坐直身体来,右手仍旧帮阿宾套动不停,左手掌心贴在马眼上若即若离的轻触轻触,阿宾几乎要把全身的血液都集中到那龟头顶端,涨得是又大又亮,钰慧快速的晃动手掌,她很满意自己的成绩。   「舔我!」阿宾又说。   钰慧我行我素,只顾套着鸡巴,要是能直接套出精来那就最好了。阿宾岂会不知她的计划,见她不肯来舔,想起围魏救赵的妙策,便伸手穿进她的两腿之间,隔着内裤去搔她的阴户。   「嗯,别这样!」她虽是嘴上不同意,可没有来阻止。   阿宾用指尖顺着凹缝来回划动,钰慧当然不能忍,没几下就泌出了潮湿的粘液。阿宾暗暗偷笑,钰慧天生的反应他了如指掌,看谁撑得住。   果然钰慧皱起了秀眉,呼吸紊乱,他这才又催她:「舔我啊!」   这次钰慧就乖乖的俯下腰,小嘴一张,将龟头一吞而入。孟卉从布缝看见这一幕,不知不觉又裤子又湿了一大滩。   钰慧的舌头像尝到了甜美的棒棒糖一样,在龟头上往复的翻滚与撩勾,同时一双媚眼不停的用眼角向阿宾飘送着风情万千,阿宾忍不住鸡巴向上挺动,迫使钰慧吃进更多,但是钰慧的嘴儿就这么大,最多只能含进他的一半便已经顶到喉咙,钰慧开始摆头上下吸吮,用嘴唇努力的圈着鸡巴套动,阿宾又爽又乐,愉快的继续挖钰慧的穴,钰慧这时又已经摆成跪趴的姿势,猫儿般的蹲踞在阿宾身旁,屁股翘在后面,阿宾更方便去爱抚她潮湿的阴唇,她则是摇着圆臀回应。   阿宾在享受的同时,却发现一些异样,他注意到窗帘在不正常的抖着,突然,他看见孟卉的小半张脸露出了一下,她癡癡的大眼睛正专心地看着钰慧在舔他。原来这两个浪蹄子在变他的把戏,他心中一片雪亮,猜出她们的心机,大丈夫岂能让女人玩弄于股掌之中,他略一盘算,已经想好对策。   阿宾先不动声色,继而慢慢脱下钰慧的内裤,钰慧又不能拒绝,只好继续舔他,他将内裤脱去之后,将她双腿一掠,让钰慧趴到他身上,那自然是头尾相对的姿势,钰慧已知要糟,却来不及相救,阿宾把握第一时间,舌头滑过大阴唇,收回来再舔第二次,当他舔第三次的时候,钰慧免不了「唔……唔……」的叫起来,而且阴阜往阿宾嘴上压,表示要他用力一点儿。   钰慧本来是要表演舔鸡巴给孟卉看,却高估了自己得抵抗力,现下和阿宾互相吮在一起,勉强还可说是没失去原意。但是阿宾既已洞悉她们的玩意儿,当然还有别的打算,他多吃了几下,更特意在阴蒂上逗弄,钰慧呻吟不止,穴儿口一塌糊涂,阿宾见时机成熟,轻易的翻身将她压在身下,转过头来,提着被钰慧吃得硬梆梆的阳具,跪下来对準阴唇磨了两磨,就要刺入。   「不要!」钰慧着急的说。   如何能不要,「唧!」的一小声,鸡巴和小穴儿久别重逢,深深密合拥抱在一起,钰慧「哦……哦……」不停,双手自然的缠绕住阿宾的脖子。   「慧,我好想你。」阿宾在她耳边说,这倒是实话。   「我也是!」钰慧说。   阿宾开始大力抽动,并且将钰慧的双脚高高的提到他背上,要她夹紧,他起落猛烈,钰慧自然叫得动人心魄,他还不停的床上翻滚,改变角度,目的是为了让孟卉看得更清楚一些。钰慧却受不了了,她什么都不去管,失神的发浪起来。   「哦……哥……真好……真美……啊……妹妹好舒服……啊……我……我每天都在想你……想哥哥……啊……想得好苦啊……啊……好美啊……啊……好……我……唉呀……好舒服……啊……啊……」   阿宾百忙之中还变换体位,他让钰慧坐上他的腰,女上男下的让钰慧自己来干,钰慧慾火正盛,急忙抛动粉臀,穴儿含着鸡巴起起落落,每一次都让它刺中花心,钰慧还热切的问:「哥哥……舒不舒服……?」   阿宾听了大为感动,连忙将她抱趴下来自己胸前,屁股连耸,配合她的动作,别让她一个人累坏了。钰慧本来就容易满足,阿宾则是被她的热情所影响,小俩口又多日不曾亲近,不想坚持太久,倒不如先来个畅美的发洩。俩人的快感逐渐累积,随时都可能会爆炸。   「哥哥啊……」钰慧先完蛋了:「我……我……啊……来了……啊……好哥哥……我来了……啊……啊……」   这次换成孟卉看见钰慧趴翘着的屁股向后喷起浪水,阿宾还狠狠的插着,所以那水就一阵一阵间歇地「噗……噗……」溢出。   「妹妹乖,」阿宾在她脸庞边说:「哥哥射给你……」   钰慧一听,连忙套得更快,而且用力去夹他,阿宾忍耐不了,轻吼了一声,阳精疾射而出,双手压住钰慧的屁股不让她再动,享受那偿欲后的甜美感。   钰慧趴在他身上,俩人静静的叠颈对拥,偶而交换一两句情话,忘了孟卉的存在。良久良久,阿宾又翻滚爬到钰慧身上,钰慧笑着抵抗并催他先出去,阿宾知道再留着不好收尾,便离开她的身体。当软化了的鸡巴抽出穴儿的那一瞬间,阿宾朝窗帘后的孟卉眨了眨眼睛,孟卉吓了一大跳,原来阿宾有发现到她。   阿宾穿好衣服出去了,孟卉傻傻的走出窗帘,来到床边,钰慧躺在床上香汗淋漓,一时还起不来,她抱歉的说:「对不起,没有把你要学的教好。」   孟卉看着钰慧作完爱的满足,心中一团混乱,突然低下身来,按着钰慧的阴户,一口吃下去。   「小卉……小卉……你……啊……作什么……啊……不……啊……姐姐……啊……髒的……啊……啊……天啊……」   孟卉将钰慧的浪水连同阿宾的精液都吃下去,她一边舔着钰慧,一边在自己穴眼上摸挖着,她刚才受到的刺激太大了。   「啊……小卉……哦……亲亲表妹……啊……姐姐受不了了……啊……别……唉呀……你……唉……你在报仇吗……啊……姐姐会死……啊……完了……完了……啊……小卉啊……我完了啦……啊……」   孟卉没空像钰慧那样叫,可是也好不了多少,她将自己挖的身体直颤抖,当钰慧又喷出骚烫烫的浪水时,她也洩了。   钰慧喘嘘嘘的躺在床上,孟卉爬上来,俩人抱在一起,孟卉改口了:「嫂嫂,作爱很舒服吗?」   「嗯……」钰慧承认。   孟卉心中还是茫然难断,钰慧也无法再给她什么好建议。这时门外阿宾的妈妈已经在喊着吃午饭了,她们连忙起来穿好衣服,彼此整理妥当,才手牵手,开门出去。